山东泰安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鲁ICP备1100924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济南

关于我们

 

企业简介

组织机构
企业资质
宣传视频

 

联系方式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东岳大街241号

电话:0538-6309278

传真:0538-6309277

邮箱:tajg@163.com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行走的山脊 泰建集团索道公司勇做新时代泰山“挑山工”纪实

分类:
泰建要闻
发布时间:
2020/04/06 10:57
浏览量

他们行走在山与山之间,将没有路的山与山沟通;

他们飞跃在河与河之上,将没有桥的岸与岸相连。

在泰安,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与泰山“挑山工”的渊源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他们与泰山“挑山工”勇挑重担、吃苦耐劳、永不懈怠的担当品质一脉相承;他们的工作性质、艰苦程度与泰山“挑山工”高度贴合,每天都是行走在山脊之间,将天堑变为人间通途——他们就是泰建索道人。

1981年,五岳之首的泰山,中国第一条客运索道开始修建。承建这项工程的是泰建集团的前身——当时的泰安地区建筑工程公司;

2018年,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专业索道项目开工,这是国家层面的建设项目。承建这个工程的还是泰安市索道安装公司。

从国内第一条客运索道的建设,到冬奥会滑雪专业索道的建设,泰建索道人走过了37年的发展历程。这期间,他们绝壁穿石,长缨在手,把一条条行走的山脊,延伸到蓝天白云之间。

1997年,张家界天子山索道获山东省最高工程质量奖——“泰山杯工程奖”;2004年,张家界天门山索道获“国家优质工程银质奖”,这是索道界目前唯一的最高奖项;2015年,四川达古冰川索道获“海拔最高的大世界基尼斯之最”记录;2018年,贵州六盘水梅花山索道被世界纪录认证机构(WRCA)认证为世界最长同路径山地索道。

从亚洲最长的湖南天门山客运索道到亚洲落差最大的云南苍山客运索道,从三亚猴岛中国第一条跨海索道到建设周期最短的湖南张家界黄石寨索道等,一系列的建设记录被刷新,一个个行业记录被打破,在全国已建成的近1000条大型客运索道中,泰建索道人就承建了70%以上。泰建索道人还将工程延伸到了海外,朝鲜江原道的马息岭、越南北部的凉山、蒙古的乌兰巴托、也门的亚丁港、苏丹的尼罗河畔……

现在,他们正以每年建设安装几十条大型、专业客货运索道的速度高速发展,建设质量、安全运行、服务检修等指标均居世界一流水平,远远领先于同行成为第一,铸就了泰建索道的辉煌品牌。

 

吃苦耐劳  勇往直前的顽强作风

 

习近平总书记说“信念如磐、意志如铁、勇往直前,遇到挫折撑得住,关键时刻顶得住,扛得了重活,打得了硬仗,经得住磨难,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图名、不图利”。这点在泰建索道人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80多岁的郭振东是1982年建设泰山索道时的总工程师,他回忆37年前的往事说:当时重达上千吨的钢筋、水泥、石子、沙子及几百个部件等物资都是用人力搬运上山,像索盘、驱动轮这样重达数吨的大部件往往要动员上百个泰山“挑山工”才能扛起来,可以说没有泰山“挑山工”就没有泰山索道。工程难度极大,整整历时了两年。

这两年,不但建成了泰山索道,也成就了第一代泰建索道人。他们从泰山走向了全国,从成长走向了成熟。

今天,无数的泰建索道人在全国各地建塔架索,秉承着泰山“挑山工”吃苦耐劳的品质,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执着地守望着自己的精神家园。

1997年,李运生来到湖南天子山,这里上百米高的石峰如剑如戟,森然列于其间,更似千军簇拥,气势雄浑无媲。仙境的背后是他们地狱般的历练:从勘界到施工,悬崖无路可走,走路就是手脚并用的爬山。工人王传会从没有上过这么陡峭的悬崖,当他爬到70多米高时体力不支,只能通过对讲机呼救,最后用了几个人两个多小时才把他救下来。索道沿线的十几个百米深沟壑,他们要上下穿越;塔基建在六、七个百多米高的悬崖上,他们要逐个攀登。物资被他们一点点带上工作面,索塔被他们一件件搭起来。悬崖峭壁上,留下了他们的汗迹、血迹,还有他们经得住磨难的精神痕迹。

2003年,湖南天门山索道开始施工,T11B支架建立在一个100多米高的陡峭独立悬崖上,为减少对植被的破坏,工人们连便道也不修,每天栓绳子爬上爬下的时间就多达8个小时,在30多天的时间里,能干活的时间不到三分之一,能站立的地方不到40平方米。就在这个弹丸之地,他们蚂蚁搬家,运来了500多立方米混凝土;他们积少成多,立起了几十吨重的支架。不但如此,他们还在施工后回填土方种上植被,尽力恢复了大自然的原貌。这样艰难的场景,在天门山索道建设中比比皆是。

2005年7月,直属公司经理李英超来到四川达古冰川,高海拔所带来的困难超出了他的想象,缺氧让人体力不支,在当地多少钱也雇不到劳动力,他们只能自己背着卡扣、滑轮等配件往上爬,3400米长的钢丝绳、200多公斤的钢管等大部件他们一天抬不上去,就第二天、第三天再往上抬,多数人患有头痛、气短¬、胸闷、口腔溃疡等高山反应症状,体力透支非常大,一个星期下来,他们的脖子、胳膊等裸露部位都被紫外线灼伤,皮肤一抓就掉一大块。

山顶的暴雪能将搅拌机和帐篷埋的只露一个尖,晴空万里时也暗藏危机,工人尹燕涛在13号支架做防雷接地时,就突然被雷击中休克过去。生活更是艰苦,就连每晚睡觉都要含张纸,否则第二天就无法张嘴。遭遇这么大的困难,让这些能耐劳苦的汉子心里也没了底,甚至产生绝望情绪。这个时候,组织的带头作用就发挥出来了,党员、老工人赵玉峰说:这里是当年红军长征时爬过的雪山,他们吃不饱穿不暖,还要面对敌人的围剿,都能在这里打胜仗,我们怎么就不能?大家的精神被振作起来,纷纷出主意想办法攻克难关。

每天爬到山顶能留给施工的时间只有一两个小时,他们就争分夺秒,山高缺氧体力不支他们就轮班坚持。苦熬半年后,大家的信心逐渐建立起来,为了确保有足够的时间施工,工人们凌晨四点就上山,每天加班十多个小时。话不多、性格敦厚的李英超深有感触的说:“从这个项目走出来的工人,再到其它项目上去,都是好样的”。

2011年,徐培生带队探路勘察建设云南大理苍山索道,攀崖壁钻密林,用了整整一天时间才到达山顶。下山时他被困在几十米深的悬崖上,往下看不到底,抬头又看不到人,面包服全被划烂了,苦熬了2个多小时,真感受到绝望的滋味。2012年大年三十晚上,工地上遭遇暴雪袭击,一米多厚的积雪把帐篷也压塌了,每秒40多米的大风阻断了所有交通,张广春、王强到等12个人被困山上一个多月,在几乎断水断粮、等待救援的情况下,依然坚持施工。

印度诗人泰戈尔说,只有经历地狱般的磨炼,才能炼就创造天堂的力量。

由于这个行业艰苦异常,许多从事索道安装建设的企业放弃并退出了市场。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泰建索道总经理赵俊生毫不隐晦的说:“这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市场问题,而是这行业太艰苦了,他们的吃苦耐劳精神和泰山人相比,差的太远!”

 

信念如磐  甘耐寂寞的坚韧品质

 

一个国家真正的财富,不仅在于拥有物质力量,还在于拥有的精神力量。泰山“挑山工”耐得住寂寞、忍得住艰苦的大山品质,便是泰建索道人四海为家、风餐露宿、抛家舍业的精神支柱。

华山的绝壁、苍山的狂风、亚布力的冰冻,带来的不仅是对人体忍耐极限的挑战,还有对人意志的考验。

1995春节,黑龙江亚布力的气温低至零下30度,工长鲁军和电工巡线时,遭遇故障被悬在15米多高的吊椅上无法逃生,心急火燎的安装公司副书记靳宪来顾不上夜黑路险,拉着徐培生就闯进寒风刺骨的大山,终于在两个多小时后把人救下。

亚布力的冬天格外寒冷,馒头蒸不熟,鸡蛋也咬不动,送上工地的蔬菜都被冻成疙瘩,连续几个月仅能用不怕冻的麻花、臭豆腐充当食物。元旦的时候,20多个人喝了一小盆白菜煮成的热汤,幸福的感觉就好像人生达到了巅峰,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想起家的温暖。

而家,对于转战南北的他们来讲,只能是电话那头的声音和思念。很多工地他们的手机甚至都没有信号,仅能用来看看时间和孩子的照片。

2007年,李英超大年初四离开泰安,到年底腊月二十七才回来,全年在家呆了不到7天的时间。他大学毕业后就在泰建索道工作,平均每年在家里的时间不到一个月,父母住院多年他没有照顾过,孩子从出生到上学他也没有管过,所有的家务事他也没有帮衬过。-家,对他来讲竟然像是客栈,甚至连他的一件换洗衣服也没有。老婆对他的埋怨,孩子对他的误解,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补偿。每每想到对家的亏欠,这个坚强的汉子眼角总是闪出湿润的泪花。

而这种愧疚的泪花,在所有泰建索道人的眼里,都曾无数次的闪现过。2012年,风雪漫天的贺兰山上,一个迟到一个多月的音讯刺痛所有人的心,没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三公司副队长尚成林只能长跪山巅,对着家的方向嚎啕大哭,嘶声裂肺的大喊——爹……

这哭喊声,震颤着所有泰建索道人的心。这种永远的痛,他们心里都有,都无法抹去。因为四海为家的他们,有心无力,怎能顾上远方的亲人和家里的妻儿老小啊。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不为沿途风景所惑,不为风吹雨打所动。艰苦的生活环境检验和练就了泰建索道人的坚韧品质,因为,泰山“挑山工”的忍耐已经成为他们的图腾。

 

敢于进取  永不懈怠的担当精神

 

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泰山挑山工不惧山高坡陡、坎多路险,始终以奋斗者的姿态向上攀登。泰建索道人同样挑担不怕难、上山不怕险的担当精神,用坚守和执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不懈怠。

2013年12月,徐培生和项目经理米培海带领15个精干工人进入了朝鲜江原道马息岭,面对他们的是朝鲜最高机构的政治工程:3条滑雪索道、上下站建设和32个支架,工期限定在4个半月内必须完成。

他们边测量、边设计、边施工,凭借丰富的经验科学推进。朝鲜方面协助施工的部队在与他们的沟通、配合程度上远远不尽人意。一次在放索过程中,朝鲜指挥官拒绝中方建议的方案,结果造成多人受伤、100多名士兵被拖倒的事故,严重影响了工程进度。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依然是职责担当,按时圆满完成了任务,得到了朝鲜方面的肯定。

黄山太平索道、四川海螺沟索道、河北王屋山索道等都建有60米以上的超高支架,其中王屋山索道9号支架更是高达86米,33岁的徐帅要中途休息十几次才爬上去,他说站在塔头上不敢往上看,因为云彩飘动会造成旋转的错觉,也不敢往下看,因为太高也会让人眩晕。工人们坦言每天上塔都是一场生死历练,但职责又需要他们克服心理障碍,忘掉恐惧。

陈传厚说,每每看到工人们担当尽责,都感动得无以复加,我们的每一条索道都是靠这样的精神牵引起来的。

当这种精神成为文化,当这种精神成为传统,当这种精神融入血脉,自然就有了与苍穹比高的力量!

2018年,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索道项目开始建设,工地从防火、安全、环保到工程质量、工期进度等都有极其严格的规定。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对整个项目的要求是:“一刻不能停,一步不能差,一天误不起。”

在项目总负责人李英超眼里,这6条索道建设的协调难度、复杂程度超过以往任何工程,整个庞大的项目被压缩到一个个狭小地域,十几个总包、一百多家施工单位都拥挤在一起,形成多工种、多专业、多单位、多层次的立体交叉施工局面,单位之间错综复杂,工序衔接身不由己,受制约、难协调,工区从未有过的狭窄甚至连部件展开的场地也没有-,很多土建工程和设备安装还需要同时进行。同时,两年的工期被压缩到13个月,生活区、备料区都被安排到在20多公里以外,每天堵在山路的时间要超过4、5个小时。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泰建索道人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浇筑5000多方混凝土,将所有支架安装完毕,上下站房设备安装调试完毕,所指定的节点工作全部提前完成,总进度名列前茅。

项目负责人张杰外表瘦弱,却有着一个强大的内心,工区分散项目太多,他嗓子都喊到嘶哑,人员物资调度不过来,他就和技术管理人员、工人们一起装车卸车、搭建层、绑钢筋,在他眼里,工地不分工种职责,哪里缺人就支援哪里。徐宗申是现场经理,每天他从落差1000多米的几个工区之间上下要走20多公里,光是鞋就磨破了4、5双。赵玉峰负责生产,哪里任务最重他就出现在哪里。党员赵建军更是以身作则,除了经营商务、设备租赁、工程计量外也是身兼数职,常常客串在各个工种之间。为保证完成所有节点目标,他们常常一个月不洗澡、不洗脸、不下山,通宵达旦在工地作业。

正是有这样一个凝聚力超强的团队,泰建索道人才能在国家层面的大工程项目中一展身手,赢得一片赞誉。

有担当,就能干成事业;尽职责,就能取得信任。37年间,在泰建索道承接的所有索道工程中,无一例安全问题,无一例质量事故,做到了客户100%的满意度。

 

大国工匠  精益求精的职业操守

 

勇于挑最重的担子,敢于啃最硬的骨头,善于接最烫的山芋,不但是泰山“挑山工”的特征,也是泰山索道人的品质。他们以匠心守初心 在注重细节、精益求精、追求完美和极致的毫厘之间,诠释着大国的工匠精神。

为解决达古冰川索道上站房需要在冰块上建设的技术问题,索道公司主动找到兰州冻土研究所,采用青藏铁路冻土施工经验,在冰面上铺设鹅卵石、碎石子、混凝土垫层、混凝土基础等多层散热结构,用以解决混凝土浇筑后造成的受热下沉,从而导致基础标高、中心线精度都受影响的世界性难题。他们修建支架时还在冰面上深挖6米,直至触到底层的石头才罢手。这些看起来颇为费事的繁杂工序,都是为了确保施工质量,将工程做到精益求精。

北京延庆冬奥会施工道路弯急路陡,道路的艰险让很多司机望而生畏。其它单位只能用大铲车托着一铲子混凝土充当运输车,或是用挖掘机吊着物资充当搬运工。而泰建索道的6名司机能把30多吨的混凝土搅拌车开到本赛区最高作业点,身材瘦小的司机刘雷更是敢把长达13米的随车吊开到海拔2198米的施工点,这也是本赛区唯一一个能爬到此处的大型车辆。

在这里,成为了一个考验技术水平和工匠精神的竞技场,而泰建索道人从来都没有错过摘取桂冠的机会。

索道建设中,钢结构与基础预埋件的安装最能体现技术水平。B1、B2索道采用非常少见的转角站设计,两站相距30多米、成120度夹角跨度,9组混凝土基础上都预留了36个螺栓,要和长达60多米的钢结构箱梁上的36个螺孔精准对接,任何毫米级的误差都可能导致安装失败。泰建索道人在施工中始终能将相邻两组地脚螺栓的精度控制在1毫米之内,基础建成后仅用一个多小时就实现了一次对接成功,大大缩短了工期,受到了设备供应商专业技术人员的高度认可。

一公司仅用26天,就安装完成河南白云山索道中一个高达83米的支架,让前来验收的外国专家不仅对进度感到不可思议,更为80多米高的支架安装误差仅为3毫米感到震惊。

三公司经理陈传厚说: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泰建索道现在已经¬拿到行业份额的60%-70%,业务覆盖3S、拖挂、往复、固定抱索等所有的索道形式,上站到下站建设安装的误差控制在几毫米之间,完全达到国标。二公司经理李运生说:索道的大型设备和沿途支架常常是重达几吨的大部件,怎样将数以百计的部件远隔几米、几十米、几百米精准对接,做到毫厘不差,这里面的功夫不是一日练成的。

在泰建索道人眼里,每个工序都是关键,每个关键都需要放大,为保证施工精度,从土建开始就使用全站仪跟踪施工,部件安装时测量一层矫正一层,避免由于部件加工精度不高等原因造成后期调整困难;所有工序完全按照设计要求去做,螺栓全部使用扭力扳手规范操作。正是他们眼里有这么多的关键环节,有这么多的规矩,才使支架安装国家标准偏差不超过5毫米,他们做到2毫米以内;3S索道支架国家安装标准偏差不超过3毫米,他们做到了中心线零误差!

理想的太阳一旦升起,就会放射出耀眼的光芒。这样的工匠精神,怎能不立潮头唱大风!

 

技术创新  敢为人先的发展意识

 

通往岱顶的路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有,很多都是泰山挑山工“踏平坎坷成大道”,一步一个脚印趟出来的。泰建索道人以开风气之先、领时代之新、走变革之路的胆识和气魄,勇立潮头探新路,蹄疾步稳谱新篇。

1995年,在修建河北获鹿抱犊崮索道时,泰建索道人就大胆创新,使用直升机运输安装索道设备。

2015年,四川汉源索道,一架大疆S1000无人机拖曳着一根细缆绳飞跃过900多米宽的深沟,一分钟后,牵引绳被投放到对岸。这是泰建索道第一次不使用人力进行的放绳作业,与1982年在泰山索道建设中动用上百人力搬运重达几吨的钢索相比,效率跨越了不止一个时代。

一公司经理徐帅是徐培生的儿子,他有山东科技大学研究生学历,2009年子承父业成为了第三代索道人,他的管理团队已经由大学毕业生担当了主力,思维更为活跃,把货运索道技术应用在客运索道建设上,就是从这些年轻人身上开始的,大大加快了客运索道的建设速度。

介入世界最先进的索道安装行列,泰建索道人有着前瞻的眼光。二公司经理李运生的目光已经¬瞄准目前世界上索道行业技术最先进的3S索道,在目前全国共引进的5条3S索道中,泰建索道二公司就承接其中4条。

郭振东说,索道就像一本书,从第一页开始,每翻过一个篇章,都是一种进步。从最早的泰山索道建设时的人抬肩扛,到简易货索的辅助运输,再到现在多重手段的应用,技术在不断完善。

张杰说,编索是索道安装的核心技术,以前都是外国专业人员亲自操作,现在我们自己都能编,质量完全控制在7%的误差标准内。北京延庆冬奥会B1索道长1700米、直径48毫米的运载索施放、涨紧、编结、提索正常需要一个星期,我们仅用2天就能完成,而编索才用半天,技术的成熟由此可见一斑。

唯有追求严苛的工匠,才能造就这样的极致;唯有洋溢激情的人们,才能谱写这样的篇章!

泰建集团副总经理、索道安装公司总经理赵俊生说:泰建索道也是国内行业执照标准起草、参与、制定单位,在业内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1996年,泰建索道参与人民交通出版社《客运索道技术与安全》教材的编审;2003年开始,一直担任中国索道协会常务理事单位;2006年,起草了国家标准的钢丝绳报废标准;2007年,参与制定了GB12352—2007/2018索道安全标准;2012年,参与编写了《客运索道监督检验和定期检验规则》;2018年,参与研编国家工程建设规范《索道工程项目规范》。

泰建索道从不缺席关于索道变革的任何场所,并成为主要担当者。2018年12月,黄山聚集了索道行业的设计、投资、制造、安装等产业链上知名的企业开展高峰论坛,中国恩菲工程技术公司与黄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奥地利多贝玛亚公司、泰安市索道安装公司签订了索道项目投资联合体战略合作协议。

索道投资建设进入强强联合、战略协作阶段。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秘书长王建华说:泰建集团是中国索道产业的主力军和领军企业,泰建集团董事长亓玉政以求实、创新、融合、突破为理念,引领企业不断发展,个人荣获中国产学研创新奖,企业成为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示范企业。

北京起重研究院项目经理袁德航说:我们公司与泰建集团的合作有几十年了,他们的敬业精神和专业态度,尤其是所承建工程的合格率,非常值得我们信赖。

黄山玉屏索道总经理周成明说:泰建索道承建的项目,从质量、工期、安全等方面,不但能达到我们的预期,还让我们特别放心。

2019年,由泰建集团申报的泰安市索道施工产业技术研究院获得批准,成为全国唯一一家索道施工专业研究机构。这是一个借助于数字化、信息化、智慧型索道技术的研究所,它依托山东农业大学、山东科技大学、泰山学院等高校,将科技创新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变,带动行业进步,实现新突破。

泰建索道人的脑海中还不断在思索着一个未来:泰建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亓玉政说:我们要做中国的索道产业联盟,将设备制造、勘察设计、安装施工联系在一起,投资全融合、维护全运营、全面国际化。泰建索道要把眼光放远到国家大交通的层面上,从国家技术规范标准做起,走向天路。

大交通的概念让泰建索道人看到了未来:中国的高铁走向了世界,泰建的索道也走向了全国。

年轻的徐帅心里有一条淙淙流淌的河,他从集团公司产业布局中看到索道安装在整个旅游产业链的位置,他设想着以后可以进军上游,深入合作设计、勘察、进口以及钢结构设备制作、基建安装等,逐步运营到下游,投资景区开发、服务、管理、运营等方向,实行全覆盖总包工程。

泰建索道人的身后,建有近千条客货索道,行走在高山之脊,犹如琴弦,奏出了他们无愧于时代的旋律。

泰建索道人的身后,耸立几百座高山大川,遍布在神州大地,犹如丰碑,印证了他们勇于担当的精神。

在他们奋战过的地方,每一座山峰、每一个峡谷、每一块石头,每一粒细土,都见证了由他们释放出来的、来自泰山“挑山工”的拼搏精神。而这种精神一旦升腾,就能激发出精卫填海般的无穷力量,映照神州大地。

 

稿件原载于2019年《天下泰安》第04期)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